当前位置:

我国“三位一体”国土防空体系建设:练御敌之剑,铸护民之盾

来源:中国国防报 作者:李叶楠、樊晨 等 编辑:刘秋平 2019-08-16 10:40:51
时刻新闻
—分享—

  许多读者都知道,近年来世界范围内发生的几场局部战争,大多将空袭作为开局之战,并往往将空袭贯穿战争始终。一些发生战乱的国家,其天空也经常有呼啸的导弹飞过。为应对空袭——这把高悬人类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各国无不未雨绸缪,以求有备无患。前不久发表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也明确指出:“组织空防和对空侦察预警”。不谋全局者,不足以谋一域。今天的《中国国防报》简要介绍我国国土防空体系建设的常识,以期为读者开阔视野、开拓思路,在更高的起点上推进防空体系建设。

  练御敌之剑,铸护民之盾

  ——我国“三位一体”国土防空体系建设剪影

  在要地防空准备中,上海警备区——

  组织研讨形成新思路

  ■李叶楠 中国国防报特约记者 樊 晨

  区域防空与目标掩护相结合、外围防御与市区防御相结合、积极抗击与严密防护相结合……前不久,在上海地区要地防空预案研讨中,一连串战术原则应运而生。

  上海地区要地防空工作受到重视绝非偶然。70年前,防敌空袭成为上海解放初期的一件大事:1949年6月至次年5月,国民党飞机空袭上海达70余次,对人民生活和城市建设造成严重破坏。在党的领导下,上海军民针锋相对开展防空袭斗争,取得重大战果,积累了丰富经验。

  战火硝烟早已散去,战备之弦仍需紧绷。多年来,上海要地防空处置预案随着时代发展而不断更新。

  “上海地理位置特殊、重要目标众多,战时防卫任务重,有备才能无患。”上海警备区有关领导介绍说,未来要地防空将由驻沪部队共同参与、党政军民联合行动,作为军地桥梁纽带的警备区,应当充分发挥协调三军、面向军地的作用,凝聚起防敌空袭的强大合力。本着这一思路,警备区多次组织驻沪有关单位开展处置预案研讨,力求发挥诸军兵种联合作战的整体威力和新时代人民战争的独特优势。

  研究得越深,忧患意识越强。当前,防空袭面临着全方位、全天候、全纵深和高强度的威胁,如何把练剑与铸盾结合起来,成为萦绕在警备区和驻沪相关单位人员头脑中的一个巨大问号。

  在一次次交流、交锋中,共识得以不断凝聚:挖掘上海的资源优势,推动要地防空准备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把上海改革开放的先行优势转化为抵御空中威胁的胜势。

  采用大数据升级防空警报系统,基于虚拟现实技术改进防空训练,借助综合数据链实现战场信息共享……在这一共识引领下,加强要地防空准备的一系列举措相继出台,丰富的驻地资源成为有关单位防空能力提升的重要源泉。

  要地防空准备的深入推进,促进了人民防空工作的创新发展。在今年5月底举行的上海人民防空行动演练中,“低空神盾”无人机防控系统、消防机器人等100余套新装备、新器材大显神通,为重要经济目标织就了多道保护网。

  日前,新疆军区某防空旅官兵在生疏地域架设雷达。宋石磊摄

  在野战防空准备中,陆军任务部队——

  适应形势摸索新战法

  ■侯忠堂 曹广西

  日前,新疆军区某防空旅将部队拉至生疏地域,通过实战化演训检验一系列新战法的成效。

  据该部业务部门人员介绍,随着战争形态不断演变,地面部队不仅要防范传统固定翼战机、武装直升机的打击,而且要应对“蜂群”无人机、防区外精确制导武器、“低小慢”目标空袭的威胁,迫切需要适应战场环境变化,研练和形成新的战法,以进一步提升作战能力。

  野战防空的特点是战机短暂、对抗激烈,对作战指令的准确性、目标空情的精确性要求极高。前些年,空情信息来源少、要图标绘靠人工,当出现多批次、多架次空袭兵力兵器时,容易出现指挥忙乱的现象。近年来,陆军野战防空部队依托新型指挥通信系统,实现软件控制硬件,形成上联预警机、下接火力装备、横向联接友邻部队的指挥控制系统,使防空作战指挥的速度越来越快,精准度越来越高。

  近年来,利用己方优势电子装备先期干扰甚至摧毁对方指挥控制中心,再进行战斗轰炸,成为一种屡试不爽的空袭样式。为此,陆军野战防空部队加大电子防空认知训练,深刻理解火力防空必须通过电子防空扰乱敌方行动,才能获得良好战机;电子防空需要火力防空对敌“硬摧毁”,才能最终体现“软杀伤”的作战效能。

  在此基础上,部队注重电子防空力量的训练与使用,通过与电子对抗部(分)队联训联演,组织适应性训练,强化信息保障力量电磁频谱管理能力,不断研究和优化电子防空与火力防空综合集成的方法路子。

  据该部业务部门人员介绍,现代防空作战,既需要空军航空兵、地导部队进行攻势防空和空中拦截,又需要陆军野战防空部队组织对空抗击,以保障战役战术兵团作战行动顺利完成。借助改革强军的东风,目前陆军野战防空抗击体系基本形成,为研练创新战法打下良好基础,提供了坚实平台。

  在人民防空准备中,宁夏回族自治区——

  实兵演练锤炼新队伍

  ■中国国防报特约通讯员 王银森

  空飘雷、热源点、角反射器、金属箔条层层设障,对来袭兵器引偏诱爆;直升机、机器人、消防车、洗消房纷纷登场,迅速消除空袭后果……7月31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消防总队培训基地举行的“铸盾宁防—2019”演练中,700余名人防专业队员披挂上阵,形成重要经济目标防护的铜墙铁壁。

  未来战争中空袭一旦发生,既要组织人员疏散掩蔽,又要开展重要经济目标防护。重要经济目标,是指维系国家或地区的经济命脉,对国计民生、战争潜力、维持城市基本运转有重大影响的目标。在未来人民防空行动中,这些目标离不开一支不穿军装的队伍——群众防空组织(又称人防专业队)的守护。因而在这次演练中,人防专业队成为主角。

  在弥漫的硝烟中,疾驰而来的人防专业队对“在空袭中受伤人员”实施多点同步救援,对高楼被困人员进行专业救护;迅速抢修受损的供电、供水、供气及建筑物;对起火的化工装置、油气罐及高层楼宇进行消防灭火……人防专业队奋不顾身的救援行动受到军地双方观摩人员的充分肯定。

  宁夏人防部门相关领导告诉笔者,这次演练出动的不仅有传统的专业队伍,还有数支新型专业队伍。新型人防专业队运用迷彩伪装、烟幕伪装、人工遮障、设置假目标等多种办法,在重要经济目标周围织就绵密的保护网;着眼未来战场复杂电磁环境,运用专业设备开展电磁防护与网络防护,保障战时金融、交通、通信、电力等公共基础网络安全运行;针对部分人员产生的恐慌心理,运用仪器设备和专业技术,开展心理筛查、心理疏导和心理危机干预,引导群众沉着冷静、从容应对。

  这次由银川市承办的人防演练,还出现了陕西省榆林市、延安市,甘肃省兰州市、庆阳市等地人防队伍的身影。原来,这些队伍是为支援银川人防通信保障而来。战时的指挥通信保障十分重要,为准确、及时地掌握和传递一线信息,宁夏人防部门与周边省区人防部门签订跨区通信支援保障协议,形成一方有事、各方支援的强大合力,使指挥部有了“千里眼”“顺风耳”,排兵布阵更加科学合理。

[NextPage]

  在军地联动中构建防空体系

  ■孙卫东

  我国国土防空体系由要地防空、野战防空、人民防空共同构成。三者各有侧重又相互联系,相辅相成地完成防范和抗击敌空中入侵任务,维护国家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

  从任务上看,要地防空主要是保卫国家重要地区、重要目标安全;野战防空主要是保障重兵集团、主要作战部署和作战行动的对空安全;人民防空主要是动员和组织人民群众采取防护措施,防范和减轻城市与重要经济目标的空袭危害。

  从力量上看,要地防空作战力量以空军为主,其他军兵种和民兵预备役防空力量配合;野战防空作战力量以野战部队自身的防空力量为主,其他防空力量配合;人民防空力量主要由群众防空组织和志愿者队伍构成。

  从手段上看,要地防空、野战防空主要采取积极防空手段,运用飞机、导弹、火炮、电子对抗装备等摧毁和截击敌军空袭兵器;人民防空主要采取被动防护手段,运用防空警报、工程掩蔽、人口疏散、灯火管制、消除空袭后果行动等防范和减轻空袭危害。

  由此可以看出,在国土防空体系之中,要地防空和野战防空担负的是抗击反击任务,是御敌之剑;人民防空担负的是末端防护任务,构成最后一道防线,是护民之盾。

  常言道,进攻是最好的防御,要想敌人不敢轻易对我发动空袭,首要的是建设一支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的强大人民空军,实现不战而屈人之兵——综合运用各种防空武器装备,拒敌空袭兵器于目标之外。然而,无论军队多么强大、防空火力多么猛烈,拦截过程中都可能有“漏网之鱼”——这就需要人民防空筑牢最后一道防线,为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撑起保护伞。

  由此可见,要地防空、野战防空、人民防空是“三位一体”的联合防空体系,只有密切协同、综合发力,才能真正形成强大巩固的现代国土防空体系,铸就锐不可当的御敌之剑和坚不可摧的护民之盾。

  “三位一体”综合发力,前提条件是党、政、军整体联动。按照明晰的指挥权责、规范的指挥编组、高效的指挥流程、完善的指挥体系,组成军地联合防空指挥部,统一指挥要地防空、野战防空、人民防空行动。整体联动利于打通军队与地方的信息链路、指挥链条,将各方各级指挥要素联通起来;利于搞好作战计划与防空袭方案的对接,搞好军队战略预警与人民防空低空预警的承接,搞好防空作战行动与防护救援行动的衔接,最大限度凝聚军地合力。

  “三位一体”综合发力,首先要“精准打”。综合运用空军歼击力量、各类防空导弹、各种防空火炮和电子对抗装备,精确打击敌空袭兵力兵器。其次要“综合防”,针对敌多维空间、多种手段综合打击,把防精确打击、防敌特破坏、防恐怖袭击作为核心任务,把防侦察监视、防信息窃密、防网电攻击作为重要行动,把主动防护与被动防护、软防护与硬防护结合起来,坚持未攻先防、小攻大防、全程防护,最大限度提高防护效能。再次要做到“快速消”,准确把握空袭危害复合性特点,对指挥通信、医疗救护、消防治安、防化防疫等人民防空专业队实行模块化编组,按照重点设防、靠前部署、机动配置的原则,完善应急响应机制,确保一旦遭袭,能第一时间到达现场、第一时间展开消除空袭后果行动。

  “三位一体”综合发力,还要在“融入、兼用、联合”上下功夫。着力融入军事斗争全局,重点是将人民防空纳入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体系,纳入联合防空和城市综合防卫作战体系,在防空大体系中统筹推进人民防空准备。着力提高军民兼用水平,重点城市人防指挥所可以按照党政军联合指挥需要筹划建设,大型人员掩蔽工程可以考虑部队战时隐蔽集结,地铁、隧道等地下交通设施可以考虑部队战时快速隐蔽机动。着力加强军地联合训练,推进人防要素参加军队组织的联合防空演习,并使之常态化、制度化,不断提高实战实训、联战联训水平,增强军地联合防空能力。

  相关链接

  要地防空

  指保卫重要地区、重要目标安全的防空,包括政治经济中心、首脑机关、军事要地、重要工程、工业基地和交通枢纽的防空等。要地的安全,关系到国家安危、社会安定。

  要地防空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出现的。二战中,伦敦、莫斯科等要地防空作战发展为战役规模。战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和中东战争进一步促进了要地防空的发展,特别是导弹、核武器的发展,扩大了要地防空的作战空域和范围。新中国成立后,为打击国民党和美国飞机的轰炸和窜扰活动,相继在上海等主要城市组织要地防空,以后逐步完善要地防空体系。上世纪60年代以来,飞机、导弹、空间武器成为要地防空的主要对象。

  野战防空

  也称军队防空,是军队在野战条件下进行有组织的防空斗争。它包含反轰炸、反航空侦察、反空降、反空中袭扰和争夺制空权等作战行动。目的是抗击敌空中袭击,掩护重兵集团、主要作战部署、交通枢纽、军事要地等重要目标的对空安全,保障地面部队作战行动的自由。

  野战防空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二战中,空袭的规模日益增大,野战防空成为合同作战的重要组成部分。上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地空导弹的出现和发展,各国野战防空的能力显著提高,逐步形成高、中、低空,远、中、近程绵密的防空火力网,有力保障了地面军队的作战行动。

  人民防空

  国防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方面,是全民性的防护工作和利国利民的公益事业,其目的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减少国民经济损失,保存战争潜力,支援长期作战。

  1950年10月31日,毛泽东主席批准成立中央人民防空委员会筹委会,周恩来总理担任筹委会主任,标志着新中国人民防空的创立。1997年1月起《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防空法》施行。2016年5月,在第七次全国人民防空会议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指出:“人民防空是国之大事,是国家战略,是长期战略。”“人民防空事关人民群众生命安危、事关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成果。”“要坚持人民防空为人民,铸就坚不可摧的护民之盾。”

  (陆军指挥学院战略战役系人民防空教研室乐祥国整理)

阅读下一篇

返回红网首页 返回人防频道首页